首页 | 联合会专区 | 资讯 | 企业 | 信息化 | 学术 | 人才 | 供求 | 会员 | 微博
首页 >> 物流信息化 >> 资讯 >> 配送 >> 内容

百亿件量级快递巨头今年可期
字号:t|t 2019年07月02日09:12     经济参考报
  • 2019年上半年已经过去,从前5月的情况看,在全行业业务量增长24.9%的情况下,主要快递上市业务量保持着30%以上的增速,行业集中度不断提高。业内专家表示,随着“头部效应”的凸显,以及快递应用场景的进一步延伸,今年中国快递业出现百亿件量级的巨头企业是大概率事件。

2019年上半年已经过去,从前5月的情况看,在全行业业务量增长24.9%的情况下,主要快递上市业务量保持着30%以上的增速,行业集中度不断提高。业内专家表示,随着“头部效应”的凸显,以及快递应用场景的进一步延伸,今年中国快递业出现百亿件量级的巨头企业是大概率事件。

快递业务量持续增长

今年6月初,在美股上市的中通快递发布公告称,5月份快递包裹数量首次突破10亿件,这一数量相当于2006年的行业包裹总量或中通2013年的包裹总量,中通市场占有率已跃居行业第一。

其他的上市快递也表现不俗。在a股上市的韵达快递公告称,今年5月份业务量达到8.68亿件,紧跟中通排名行业第二。而引入了阿里投资、经历主要高管更替的申通快递重整旗鼓,5月份业务量同比增长47.53%。

根据2018年年报,中国主要快递中,中通以85.2亿件的业务量占据榜首。中通快递预计,2019年的包裹投递量将达115.1亿到119.3亿之间,同比增长35%到40%。从上半年的增长情况看,中通正在加快迈向百亿件量的业务目标。

快递企业业务量不断创新高,带来的直接效应是单件快递成本的下降。中通快递董事长赖梅松说,快递是典型的规模经济。业务量越大,单件成本越低。而单件成本的降低,又会驱动业务量进一步增长。两者之间呈现良好的正向反馈关系。

“举个简单的例子,长三角是中国快递业务最活跃的区域。在长三角腹地的苏州,下属的两个县级市常熟和太仓,现在发快递还要通过苏州分拨中心转运。如果两地之间的快递业务量增长到一定程度,就能优化一下路由,省去苏州分拨中心这个环节。这样一来,可以节省两道成本:运输成本和中转成本。” 赖梅松说。

快递干线运输成本存在进一步降低的空间,使得短期内快递行业的价格战并不会终止。申万宏源的报告认为,单票成本控制能力是快递龙头的核心壁垒,也是企业减少价格战对业绩扰动的核心举措。预计未来快递企业会加大对运输车辆和自动化分拣设备的投入力度,普通消费者将继续享受高性价比的快递服务。

末端派送成行业效率提升瓶颈

与快递业务量持续增长、干线运输成本越来越低形成对比的,是快递末端派送成本的一直稳定。

来自国家邮政局发展研究中心大数据实验室的报告显示,近年来“通达系”快递企业的干线成本已从单票2元降至1.3元以下,而单票派送成本一直维持在1.6元左右。未来人力成本上升还可能导致派送成本的进一步增加,末端成为快递行业效率提升的瓶颈。

国家相关监管层也看到了快递末端存在的问题。今年6月中旬,根据国家邮政局新业态许可相关制度,浙江省邮政管理局向浙江驿智网络科技有限(菜鸟驿站)颁发了全国首张开办服务站经营快递业务许可证。6月底,交通运输部印发《智能快件箱寄递服务管理办法》,明确支持将智能快件箱纳入公共服务设施相关规划和便民服务、民生工程等项目。

“去年我平均一天送快递200件,今年涨到了250件。业务量增长很快,不用快件箱根本送不过来。”在上海工作的快递员余勇表示,如今他每月送快递7500件,有近3500件使用智能快件箱投递。

业内专家表示,随着快递末端服务设施的加强,未来在快递“最后100米”领域,将形成快递员上门+智能快件箱+服务站三种业态共存共生的格局,到家、到柜、到驿站将适应不同的客户,并对应差异化的价格。“比方说,消费者选择预约上门服务,就要比投到快件箱的收费贵一些。”快递物流咨询网首席顾问徐勇说。

推动“中国制造”“中国物流”协同出海

凭借最近10年的超高速增长,中国快递业务量已经牢牢占据世界第一的位置。在行业的科技创新、模式创新等方面,中国快递企业也处于世界领先的水平。与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相比,当前中国快递业最大的短板在于国际化经营程度。

统计显示,2018年联邦快递、联合包裹和dhl三大跨国快递物流企业占据了全球国际快递90%的市场份额,国际业务收入的占比分别达到42%、20%和21%,而中国快递国际业务收入占比普遍不足3%。

在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看来,今年发生的联邦快递擅自转运华为包裹事件,让很多人认识到了“中国制造”和“中国物流”协同出海的重要性。“这不是狭隘地追求‘国货国运’,而是强化国际供应链协同。”

中国的部分快递企业也在国际化方面开展了前瞻性布局,比如圆通速递在控股港股企业先达国际之后,又联手菜鸟、中国航空在香港国际机场建设百亿级别的物流枢纽,并作为战略投资者参与运营“义新欧”班列。从“运全国”到“运全球”,一直是圆通的梦想之一。

提升国际化经营程度,对中国快递企业来说挑战不小。最明显的,就是在重资产的大规模投入上。联邦快递运营的飞机数量超过600架,而中国快递业自有的全货机刚刚突破100架。

国家邮政局发展研究中心大数据实验室的报告指出,在快递国际业务中,除了跨国运输,还有一部分是international domestic,即在其他国家运行的国内快递业务。随着很多国家电商的快速发展,拥有丰富的电商快递运营经验的中国快递企业,有望在其他国家复制自己的成功经验。

多家快递企业已经有所行动。据了解,目前,百世快递已在泰国曼谷地区正式起网运营,中通快递在柬埔寨首都金边建立了当地第一家快递转运中心,并聘用当地人作为快递员。随着“一带一路”建设的推进,中国快递业的国际化拓展才刚刚拉开帷幕。